贴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贴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宜春一17岁残疾女孩父母双亡为何被86岁外婆告上法庭【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1:43:57 阅读: 来源:贴片机厂家

中国江西网讯 记者焦俊杰报道:2001年,宜春女孩易心悦出生。如今,17年过去了,易心悦接连遭遇了自己身患重病、父母先后双亡的悲惨境遇,令人唏嘘。

但不久前,令易心悦怎么也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86岁的外婆一纸诉讼把易心悦告上了法庭。那么,背后究竟有怎样的隐情?

面对病情,易心悦表现得很坚强

震惊:女孩被外婆告上法庭

5月27日,易心悦从奶奶家前往以前住的家里拿衣服,却在家门口看到了一张领取诉讼文书通知书。“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

该通知书由宜春市袁州区人民法院下达。通知书称,本院受理原告刘兰华诉你继承纠纷一案,依法向你送达诉讼材料。

刘兰华是易心悦的外婆,今年已经86岁高龄。“外婆生活已经不能自理,甚至连我名字都叫不出来了。”易心悦怎么也不相信外婆会把自己告上法庭。

那么,究竟为何易心悦“外婆”与其反目,这一家到底经历了什么?

不幸:9岁患上重病

2010年,易心悦被诊断出神经纤维瘤,而当时易心悦才不到9岁。

据介绍,易心悦因为患上了神经纤维瘤,导致行动不便,有些残疾。“11岁左右的时候,又摔了一跤,摔断了脚,肌肉萎缩,现在走路有些不平。”

易心悦曾经动过两次大手术。被诊断出病情不久后,易心悦做了一次手术。2017年7月份,易心悦又在妈妈以及大伯、叔叔的陪同下前往北京,做了开颅手术。

生病以后,易心悦的生活被彻底改变。“不能和其他同学一样跑跑跳跳,只能在教室看着同学们玩。可能是因为知道自己有病吧,有时候和朋友相处的时候会感到自卑。”

幸运的是,目前,易心悦病情已经得到控制。“很庆幸,也很幸运,医生告诉我,手术很成功,只要我以后注意日常饮食,准时服药,我病发的可能性极低。”

目前,易心悦生活在奶奶家里。

悲痛:父母先后去世

实际上,早在易心悦病发的前一年,2009年,易心悦的父亲就在上海被查出患有多发性神经纤维瘤和腰椎管肿瘤。2014年2月25日,易心悦的父亲不幸去世。

病痛像恶魔般就此“拆散”了幸福的一家三口。但是,苦难并没有对易心悦一家流露出丝毫的同情而就此“收手”。

2017年8月29日,一个无比平常的日子。易心悦的妈妈黄晚香像往常一样前往保险公司上班,但不久后,噩耗传来,黄晚香在办公室被一名男子持刀砍伤,致当场死亡。

残疾、重病、孤儿……这几个沉重的词一下子落到了一个16岁的女孩身上。

易心悦收到的诉讼文书通知书

争执:赔偿金分配产生分歧

由于黄晚香意外身亡,其去世以后,不可避免地涉及到黄晚香所在单位宜春某保险公司的赔偿金事宜。

易心悦姑姑的女儿柳嵩介绍,“当时初步谈判,保险公司按照江西省的死亡赔偿标准,大概就是13万元左右。而心悦的外婆由于还有其他8个子女赡养,计算下来外婆大概能得到其中9000多元的赔偿金。”

后来,该保险公司的领导了解到易心悦家里的情况后,出于对易心悦是孤儿以及易心悦仍然需要长期服药和身体残疾的考虑。“保险公司重新拟定了一份赔偿方案,这个新的方案赔偿金额有了明显增加。”柳嵩介绍。

记者了解到,黄晚香去世后的相关手续办理,必须得到其女易心悦和其母刘兰华共同签字才能生效。但双方就赔偿金事宜产生了分歧。

柳嵩介绍,“一开始赔偿13万元的时候,她外婆一方没有表达意见。但是当我们把赔偿金额争取了更多的时候,她外婆那一边就有意见了。”后来经多次协商,无法达成一致。“他们不同意签字,觉得给外婆的赔偿太少。”

而易心悦外婆一方则否认了此说法。易心悦的姨父介绍,“当时政府部门介入协商,商讨的方案是,外婆分配到赔偿金30万多一点,但是对方不同意,不签字,才导致今天的局面。”

距事发已经过去近十个月,由于双方迟迟没有达成一致,赔偿款也一直兑现不了,无法到账。

焦急:母亲去世10月未下葬

双方就赔偿金产生的分歧也直接导致黄晚香自去世后迄今未能下葬,遗体停留在殡仪馆至今已长达近10个月。双方陷入互相指责的境地。

易心悦告诉记者,“妈妈出事后,我跟姑姑去公安局拿妈妈的遗体通知书,希望能让妈妈入土为安。可是,却遭到了舅舅们的阻拦。”易心悦回忆,“舅舅他们到殡仪馆拦着,不让妈妈下葬,说外婆没有签字,不可以下葬。”

记者了解到,这一手续办理,也需要易心悦和外婆共同签字才能生效。

对于这一情况,易心悦外婆一方亲戚认为:“当初谈好了外婆拿30万赔偿金,他们一直不签字,这都是他们造成的。我们也希望心悦的妈妈早下葬。”而柳嵩则说,“30万元赔偿是他们单方面主张,没有任何人同意。”

柳嵩告诉记者,“当然不同意,他们没有资格,自从我舅妈出事,一切的事情都是我们去办的,他们那边一直没有人出面。”柳嵩介绍,“最重要的是,这个钱是心悦爸妈留给她最后的东西了。心悦病还没好,每月几千块钱的药费,她需要这个钱治病。”

易心悦说,“我不是不愿意赡养外婆,只要外婆愿意签字让妈妈下葬,我愿意代替妈妈继续赡养外婆,我的舅舅姨妈们每个月怎么赡养外婆,我就怎么赡养。”她说,“现在我只有一个愿望,希望我妈能尽快下葬。”

“能不能有哪位叔叔阿姨告诉我,我到底应该怎么做,应该找谁,才能让我已经在殡仪馆躺了快10个月的妈妈入土为安?”易心悦伤心地说。

风波:女孩父母房产引发诉讼

在采访中,易心悦对外婆一方的亲戚也表达了诸多不满,“从我生病以来,他们就没有看望过我,我做手术,都是奶奶这边的亲戚陪同去的。”

易心悦告诉记者:“赔偿金额增加了以后,他们突然间索要30万元,甚至还想要走我爸爸生前单位的房子。”

“房子是我爸妈留给我的家,那是我从小长大的地方,我也会长大,奶奶也会慢慢老去,不可能照顾我一辈子,我也要有一个落脚的家,我已经没有了爸爸妈妈了,为什么连那个房子,都要夺走呢?”易心悦说。

据了解,易心悦的父母名下由两套房产,一套经济适用房,另一套是易心悦父亲单位的瓦房,面临拆迁。

6月7日,记者从当地妇联为易心悦委托的律师处了解到,“从诉讼文书上来看,对方是想要分易心悦父母留下的两套房。而且表示保留追讨易心悦母亲意外身亡赔偿金的权利。”

热血江湖私服

啪啪江湖安卓版

密室逃脱7环游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