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贴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永春德化山区野猪横行人猪大战不断上演图-【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14:57:46 阅读: 来源:贴片机厂家

泉州通过人工组织狩猎队捕杀野猪,实现了生态的平衡,但操作过程中面临一些问题,需要改进。

核心提示

再过一个月将迎来水稻收获的季节,一些闻到稻米香的野猪又蠢蠢欲动了。日前,本报报道了位于国道边的泉港区涂岭镇白潼村农田受野猪侵扰,村民苦无对策。报道见报后,永春专业狩猎队到白潼村帮忙“降猪”。记者从泉州市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站等部门了解到,永春、德化等山区乡村是野猪横行的传统重灾区,这两个县组建了多支专业的护农狩猎队,每年捕杀野猪数百头,守护了当地农作物的丰收。

6月27日,记者赶赴永春德化,与当地的护农狩猎队一起进山,直击狩猎队员们如何猎杀野猪,并关注“人猪大战”折射出的生态修复、野生动物保护、粮食保障以及狩猎机制等种种困局。

布阵

现场

猎人猎狗合围 狡猾野猪悄悄溜走

6月27日,雨后放晴,永春县桂洋镇护农狩猎队队长吴水元联系记者说,狩猎队的两位老猎手清晨上山,在两处地方分别发现1头野猪的踪迹,准备下午围捕。记者立即驱车赶往。

第一个狩猎点位于桂洋镇茂春村的一座山中。据介绍,这里原本是田地,随着人员外迁,逐渐成为村民放羊、养鸭子的场所。

吴水元说,队里74岁的老猎手一大早就翻山越岭走了10多公里山路,通过观察野猪觅食、行进的痕迹,判断有一头五六十公斤重的野猪前晚到山下农田里吃饱后,躲在附近山上睡觉。

到场的猎人有10人,猎狗5条。按照惯例,两名未持枪的猎手带着5条猎犬从右侧进发,往左侧寻找野猪,一旦找到野猪,就将其往预定方向赶。另外七八名持枪的猎手,则从山沟绕到山包左侧山坳中,在不同地点蹲守。记者也随着猎手老周在一个野猪最有可能通过的竹林边蹲守。

就位后,老周观察地形,折来一些树枝茅草搭建了一个简易掩体。“这样野猪看不到人,不会被吓跑,我们也方便射击。”随后,他躲在掩体后,将猎枪靠在身旁,静待野猪到来。

不久,远处传来猎手驱赶野猪的喊叫声。这么快就有收获?记者有些激动,立即屏住呼吸细听,却没有听到犬吠声。老周解释,猎狗在寻找野猪的时候一般不叫,只有找到野猪后才会大声吠,通知主人。

1秒,2秒,3秒……静静的等待中,时间有些难熬。1个多小时后,野猪仍没有出现,也没有听到枪声,老周判断野猪已经逃跑了。果然,几分钟后,其他猎手传来消息,这头狡猾的野猪反身钻进山包上方的深山密林里去了。

搜索

“砰、砰”两枪响 野猪带伤穿越封锁线

“走,去打那头大的。”队长吴水元招呼队员收队,转场到数公里外的桂洋村。

这头野猪同样是藏在一个长满茅草的山包中,这些茅草高三四米,边缘有锋利的锯齿。这还不是全部的麻烦。看似长满青草的山坡跟沼泽地相差无几,深一脚浅一脚都是泥巴。记者在草丛中跟着队员穿行,没走多远,脸上手臂上就留下了一道道刮痕。

在这种地方狩猎,猎狗是猎人们最大的依仗。猎狗嗅觉敏锐,可以根据野猪留下的气味,在茂密的草丛中找到野猪。

下午3点左右,猎手们在各自的蹲守点埋伏好后,负责带猎狗驱赶的猎手开始大声呼喝起来。约摸过了半小时,突然传来猎狗的吠叫声,记者循声望去,一道弧线迅速从山坡草丛上划过。“那就是野猪跑过的痕迹。”埋伏的猎手小声示意。

吴水元从口袋中掏出一发子弹塞进枪膛。这时,距离记者上方约10米处,传来一阵窸窸窣窣声,吴水元立刻端起猎枪,但野猪并没有出现。犬吠声越来越近,突然记者身后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没中、没中,下面的注意啦!”开枪的是一位老猎人,野猪从他设伏点前方穿过,他的子弹擦破野猪臀部,但没打中要害。

老猎人的话音刚落,小路下方10多米处的山涧中又传来“砰”的一声枪响。“往上跑了,往上跑了。”在山涧中埋伏的猎手喊声略带惋惜,他也没打中野猪。

吴水元说,这头野猪非常狡猾,向下跑了一半,就调头斜斜往上跑去,穿过两道封锁线成功脱逃。

他说,这种情况并不多见,他们围捕野猪的成功率有七八成。桂洋镇护农狩猎队有持枪证的队员10人,猎狗十多条,一年捕杀野猪超过百头。今年以来,他们已经成功捕获了30多头野猪,最多时一个下午猎杀了3头。果然第二天,吴水元发来了照片,他们又捕杀了一头野猪。

黄志旬向记者展示可用于夜间的红外线望远镜

“林中猎人”显威 单枪匹马两枪击毙野猪

“现在天气太热,我们一般选择清晨或傍晚上山打野猪。”27日,永春湖洋护农狩猎队队员黄志旬与记者联系,他准备傍晚到湖洋玉柱村的一个果树林走一走,村民反映有野猪偷吃梨。采访车刚出湖洋高速收费站,前方传来了好消息,黄志旬独自带枪上山,已经击毙了一头约150斤的野猪,队员们正赶去帮忙把野猪扛回来。

记者搭着狩猎队员的摩托车通过一条狭窄的山道,再穿过只剩几名留守老人的破旧村落,下到山坡处的果树林。身穿迷彩服、背着猎枪的黄志旬朝我们打招呼,一旁的荒草中躺着一只野猪,身上还有未干的血迹。“当时我就一个人上山,猎狗也没带,在这个地方查看了下,发现两只小野猪从果树下走过。”黄志旬说,他立刻意识到有大野猪跟随其后,于是放走了小野猪,不动声响地举枪埋伏。果然没多久,一头大野猪走了过来,他屏住呼吸,待野猪靠近不足五米远时,扣下了扳机。野猪脖颈中弹,号叫着跪倒在地,他慢慢靠近野猪,又补了一枪,野猪这才毙命。

“这野猪太猖獗了,不止破坏农作物,偷吃水果,有时候连村民放养的小山羊都咬死。”一名留守的老阿婆看到队员们打到野猪,不禁拍手叫好。她说,村里的年轻人都外出了,剩下几名老人种点农作物还一直被野猪破坏。

“这次能独自打到野猪算是意外。”黄志旬笑着说,他们捕猎一般要两三人结伴,更多是靠猎狗,几条猎狗发现野猪,不停骚扰将野猪围住,然后猎人赶去开几枪就能将野猪击毙。

他表示,湖洋护农狩猎队有10名持有持枪证的队员,近年来每年猎杀的野猪都超过100头。狩猎队驯养的十多条猎狗,每条身上都有伤,去年有一条在与野猪对峙时,被野猪长牙拱破肚皮,肠子流了一地,光荣“阵亡”。现在,狩猎队升级了打猎设备,多名队员自费购买了红外线望远镜,漆黑夜间也能发现躲在稻田里的野猪。

据悉,40岁的黄志旬是狩猎队里最年轻的,却被好几名队员称为师傅。原来,他18岁就加入了狩猎队,枪法极准,后加入的队员中不少都是他传授枪法与打猎知识的。这与他的网名“林中猎人”多少有些相称。

第二天一早,黄志旬发来了图片,当天凌晨他在稻田里又击毙了一头野猪。

追击

调查

生态之困

“野猪多了,说明生态好了。”泉州市野动站站长杨文晖说道。泉州依山伴海,安永德等地山多林密,随着农村人口大量向城乡迁移,山村中大多只有老人留守。人走了,林木密了,野兽们曾一度被极度压缩的活动空间,开始扩大,其中最大的受益者当属野猪。

数年之间,因为退耕还林等政策的实施,生态不断恢复。“但是这种恢复却是有不足的。”有林业专家表示,老虎、云豹等都已绝迹,野猪缺少天敌,繁殖又快,如无必要的人工干预,野猪只能泛滥成灾。

据了解,全国近20个省市都曾经或正在演绎着“人猪大战”。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教授蒋志刚认为,“全国野猪应该以百万的数量级来计算,狩猎是控制野猪数量的重要途径”,但因野猪为国家保护动物,群众被禁止捕杀,有可能导致农作物一再被破坏,良田荒废。

上膛

狩猎之困

据介绍,近几年,我省下发通知,允许各地组建狩猎队,猎捕一定数量的野猪。但受困于各种因素,2015年泉州允许猎捕野猪限额850头,实际猎捕仅有306头,“这从一个方面也说明了捕猎野猪的难度”,杨文晖说,比如泉港惠安等地,由于客观条件限制,还没有组建狩猎队。

湖洋狩猎队成立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队员们称,一代代传承下来靠的是对这份具有挑战性职业的爱好与不舍,但现在他们也面临青黄不接的问题。年轻人大多外出工作,打猎很辛苦且有一定的危险性,一般人都不愿干。

德化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分管领导介绍,德化经过审批的狩猎队有4支,但如今猎人大多上了年纪,狩猎活动也渐渐停止。此外,今年年初,县公安局在调查中发现,狩猎队的猎枪使用年限久远,老化严重,有的甚至已经不能使用。

补助之困

“现在狩猎队面临的最大难题是经费不足。”湖洋狩猎队黄志旬说,队里除了他和另一名队员算专职猎手外,其他人都有其他工作,因为单靠捕杀野猪是难以养家糊口的。记者了解到,永春桂洋狩猎队捕杀一头野猪,有时可以获得100元的补助。而湖洋狩猎队则称没有金额补助,只是野猪肉归他们自行处理出售。

另外根据相关规定,野生动物造成的损失,由地方财政负担。但究竟是哪级财政,法条并未明确。相关人士表示,这也导致除一些保护区外,各级财政均没有列出这样的一项开支,村民难以得到补偿。长此以往,不少村民耕作的意愿会降低。

出击

建议

有针对性猎捕 完善补助机制

“这几年时间来看,泉州区域的野猪活动还是处于基本平衡状况。”泉州市野动站站长杨文晖介绍,野猪缺少天敌,通过人工组织狩猎队捕杀野猪,实现了生态的平衡。泉港等地野猪数量并不多,但由于活动范围在村民精耕细作的农田,因而反应比较强烈,如果当地申请捕杀,部门根据情况会快速做出处理。“防止猪患,捕杀野猪,操作过程中确实还面临不少问题,需要各相关部门通力合作。”

据介绍, 2014年3月,福建省林业厅、公安厅、财政厅、农业厅联合下发《关于加强野猪危害农林业防控工作的通知》,要求在野猪危害农林业较为严重的区域,县(市、区)政府要以乡镇为基本单元,逐一研究、制定预防和控制野猪危害农林业的防控目标和具体措施。凡野猪危害农作物面积超过耕地面积1%以上的乡镇,均将依法组建专业性、季节性护农狩猎队,或者聘请专业护农狩猎队,有组织、有计划地对野猪实施猎捕;同时进一步落实惠民便民政策,完善猎捕野猪的补助和奖励机制,做好农耕区野猪危害防范生产设施的修建和农作物种植品种的调整。

收获

野猪档案

名字:野猪(又称山猪)

天敌:虎、狼、熊、豹等(现在为护农狩猎队)

配偶:一夫多妻制

繁殖:一年一般两胎,一胎可达六七只以上

活动:横行全国近20个省市

抢滩登陆3d内购版

魔天记3d手游破解版

天天幻想手机版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