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贴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温州民间金融新政浮出水面债务危机倒逼改革

发布时间:2021-01-21 16:29:31 阅读: 来源:贴片机厂家

温州民间金融新政浮出水面 债务危机倒逼改革

债务危机倒逼改革  温州民间债务危机有望成为倒逼民间金融合法化、规范化的改革契机。  日前,温州市制定了金融改革创新行动方案。方案称,要争创“温州国家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制定《温州国家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总体方案》,并争取在国家和省级获批。  民间金融新政  温州此次民间金融“新政”,将着力发展小额贷款公司、农村合作金融机构、民间资本管理服务公司和股权投资机构等四种市场主体,并从配套服务和监管方面提供保障。  温州将积极向上争取深化小额贷款公司试点,力争在融资比例、融资渠道等方面有所创新突破。计划到2011年末,全市小额贷款公司数量比年初增加30家,达到50家,资本净额总量达到80亿~100亿元;贷款余额达到100亿~120亿元。到2012年,小额贷款公司达100家。  同时,将启动农村合作金融机构股份制改造。对全市11家农村合作金融机构进行股本金扩充,市区3家引入省级、市级、县级国有企业各占总股本9.9%的股份,其他8家县域机构实行市、县两级国有企业参股各占总股本9.9%的股份。  此外,温州将开展民间资本管理服务公司试点,其资金主要用于对县辖范围内的企业法人、自然人或其他经济组织及其项目进行投资。  最后是促进股权投资业发展。计划年内完成温州人股权投资基金1号首期募集2亿元资金。推动股权投资机构集聚和设立,建立温州人股权投资行业协会。  为了引入外部资金和专业技能,温州将引进全国性金融机构在温州设立专业机构,为中小企业服务的同时,也为民间金融组织配套服务、帮助民间借贷走向规范。确保年内新增5家银行小企业专营机构,确保小微企业的贷款增速高于全市全部贷款的增速。  为了促使民间借贷行为阳光化、合法化,温州将组建民间借贷登记服务中心,为民间借贷双方提供供求信息汇集与发布、借贷合约公证和登记、交易款项结算、资产评估登记和法律咨询等综合服务,年内选择1个县(市、区)先行启动试点工作。  在监管方面,将组建温州市地方金融监管中心,创新地方金融组织监管。  在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看来,温州金融改革综合试验区总体方案的核心是要整合规范民间资本,着力将温州打造成全国“民间资本集散中心”。  他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温州成为国家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浙江省非常支持,已经以省政府的名义上报给了国务院。“我相信会很快批下来。”  温州8000亿民间资本中,1200亿是借贷资本。周德文告诉本报记者,在过去30年中,温州积累了大量的民间资本,以前都是无序流动,哪里热就投向哪里,没有让其发挥更大的作用,现在温州在“温州国家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的框架下大胆改革,推出各项方案,比如说到2012年,小额贷款公司达100家,民间资本就有出路了。  “事实上,这次的危机,也可以倒逼,使温州的经济和资本实现转型。”周德文说,由于政府打击高利贷,现在民间借贷也开始慎重,不贷了,使得企业借不到钱。“上半年利率高还可以借到钱,现在借不到了。也只有规范了,贷方和借贷方才会放心。”  温州银监局局长张有荣则对本报表示,银行和民间借贷有不同的服务对象,且放贷偏好也不同,二者是错位的。对银行来说,越是能够承受高利率的客户,越是高风险客户。“在对民间借贷规范后,应该说会使得企业的民间融资成本降低。因为民间借贷的利息如果超过同期银行贷款利率的4倍,就不受法律保护。”  在试验区之下,包含了温州当地一系列金融改革的决心和方案。周德文透露,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打算发起成立温州金融资产交易所,具体方案正在制定中。  改革任重道远  昨日,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温州的方案确实放开了一些管制,有些新意。  郭田勇引述温家宝总理的一个论断:民间借贷之所以阻挡不住,就是因为民营企业有需求,而金融机构又不能满足。正门开得不大,那旁门就要开。民间借贷要规范管理,防范风险,其目的是使它健康发展。郭田勇认为温州正在将“边门”打开。  不过,上海交大高级金融学院副院长朱宁认为,方案中扩大小额贷款公司的规模还是杯水车薪。“小额贷款,顾名思义就说明这个行业的基本功能就是提供比较微小、个人的信贷,它似乎还比较难解决温州一些企业较大规模的资金需求。”  郭田勇也认为温州的金融新政还需要开放更大的额度,“这种改革还需要更实质性的内容。比如银行业能不能对民营资本放开,或者说把现在的小额贷款公司提升为银行,民营资本应该有更大规模的施展空间,也即是说这个‘边门’还要敞得更开。”  不过,朱宁也提醒说,放开也要注意到民间资本自我管理的能力,虽然他们资金雄厚,但是未必能充分掌控好风险。  郭田勇参与过国家“十二五”金融规划的讨论,他说规划上对于民间资本的开放与鼓励都有一些原则性的规定,但是还没有具体的措施,而且目前已经出台的支持政策也没有落到实处。  “这一次温州的危机,我觉得是一个契机。至少社会各方面已经达成共识,危机的爆发和正门开得不够有关,和市场封闭与垄断是有关的。温州的方案如果实行,对开放民间资本、防止垄断是有好处的。”郭田勇说。  朱宁也认为,这次温州危机也反映出,过去的宏观调控过度依赖于调存款准备金率,这间接导致了民间借贷的风起云涌。实际上应该多通过利率的调整来达到目的。这也是未来金融改革的中长期手段,让利率更加市场化。  “调准备金率,令银行无钱可贷,那么企业就只能走向极端的民间借贷。”朱宁说。  另外,郭田勇也建议决策者观念上更加开放。有一种惯性思维认为,一旦放开民间金融业,那些开银行的私人老板就会乱集资或携款潜逃,将风险留给政府。其实中国历史上有非常好的守信用传统,山西票号和浙江钱庄完全是民间金融,信用极佳。“为什么金融对内放开就不能相信私人资本、民间资本呢?”  但朱宁同时认为,温州民间金融这个样本体现的一些特点,是非常需要警惕和加以审慎处理的,例如企业联保——一家企业违约,多家企业联合担保。  “在一定程度上,这是把民间资本借贷的风险扩大化,创造了一个类似欧美银行业‘大到倒不得’的局面。如果政府不来救我,那么我垮了,就会把温州整个经济拉跨。在引导民间金融发展过程中,首先要避免复制这种扭曲的模式。”朱宁叮嘱道。

在苏州打胎需要多少钱

北京治疗前列腺炎的医院哪家好

呼市选择哪家医院治疗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