贴片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贴片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激情郑南雁从7天酒店到瑞卡租车下一站开商学院

发布时间:2019-09-30 06:30:05 阅读: 来源:贴片机厂家

激情郑南雁:从7天酒店到瑞卡租车 下一站开商学院?

2011年10月末的一天,北京某酒店咖啡厅。郑南雁比约定时间提前半小时到达。一个人,一个拉杆箱,一个电脑包,没有助手跟随。身高一米八、体型健壮,根本就不像个广东人?……怪不得他常把“不要把自己太当回事儿”的话挂在嘴边。

此次北京之行,主要是拜会朋友。跟他们一起谈投资、谈项目……郑南雁既是上市公司7天连锁酒店的CEO,又是瑞卡租车的董事长,虽然身兼两职,但在他身上却很难看出疲惫的影子。

拥有过亿身家的郑南雁近来经常被朋友问及是否有做投资人的想法。“我不做‘天使投资’人,只做创始人,况且我也没有那种急于发财的想法。”在接受《中国新时代》独家专访时,郑南雁微笑着告诉记者。

做IT软件写手起步的郑南雁,当年告别携程副总裁的位置后,2005年,在风险投资的支持下创办了7天连锁酒店。这一年,郑南雁37岁。3年后,在郑南雁不惑之年时,7天连锁酒店跻身国内经济型酒店的一线阵营,比肩如家、锦江之星等先行起跑者。

2009年11月20日,7天连锁酒店正式登陆纽约交易所,此举让郑南雁身家过亿。功成名就的郑南雁却并没有停止脚步,几个月前,他宣布瑞卡租车融资成功,正式进入租车业。

开酒店

1991年,23岁的郑南雁从中山大学计算机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广东省经贸委计算中心工作。在外人看来,这绝对是“金饭碗”。1993年,郑南雁却辞职“下海”,与同学合伙创办了一家电脑软件公司,专门开发酒店管理软件。

命运之神眷顾了这几个年轻人,他们的第一款软件卖给了佛山一家酒店,赚到了第一桶金。之后,他们又合伙开发了另一款酒店软件系统,凭借这个系统,公司跻身华南地区酒店软件类行业的前三甲,至今这款软件仍被很多酒店使用。

2000年,携程网开始拓展华南市场,并计划成立广州分公司。此前郑南雁与携程并无交集。通过朋友引见,郑南雁认识了来广州组建分公司的季琦,郑南雁答应利用自己在开发酒店软件期间建立的人脉关系,为季琦推荐人才。郑南雁推荐的几个人,季琦都摇头。最后,季琦把目光落在了郑南雁的身上,说:“干脆你过来吧!”

郑南雁没有想到季琦会把携程华南分公司的组建任务交给他。“从2000年进携程,到2004年9月离开,我在携程度过了4年零5个月,学了不少东西。”郑南雁说。一心只想当一个优秀的技术人员的郑南雁,被携程改变了。

携程上市后,已是公司营销总监的郑南雁失去了方向。2004年,郑南雁决定离开。

独自一人从上海回到广州后,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郑南雁决定再次创业。“创业是生活体验,人活着,就要有各种体验。”起初,郑南雁并没有什么宏图大志,但很实际。

那时,在携程打拼的郑南雁发现,经济型酒店是一个庞大的市场,甚至“经济型酒店”在当时还只是一个时髦的词汇。郑南雁却想做经济型酒店,且没有任何经验,也没有庞大的资金支持。

“不说你自己能干什么,而是外面需要什么,如果有市场,就有可能寻找到发展的路径。我们属于商业服务类公司,一个新的模式,取决于能不能创新,而不取决于对这个行业的熟悉程度。”在没有经验和投资的前提下,面对一切都是空白的郑南雁却有着与常人不同的思维模式,或许这也是他的成功秘籍。

一个偶然的机会,郑南雁通过朋友认识了广州今日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何伯权。在一次会面中,两人进行了长达2个多小时的交流,最后达成共识:投资经济型酒店。

一期投资达6000万元,这是郑南雁进入经济型连锁酒店的“敲门砖”。郑南雁觉得很幸运,投资“7天”时,出于一种信任,双方只在2004年12月签了一个草案。直到2005年1月,“7天”才正式召开股东大会,签订了正式的合作文件。

揣着一大笔钱,率领一支并不专业的队伍,租下地盘,郑南雁的“7天”正式起航。2005年3月,“7天”第一家店在广州开业。一开始的工作并没有想像的那么顺利。广州的酒店市场已相当成熟,突然来了一个愣头愣脑的经济型酒店——“7天”,市场的反应很难热烈。经济型酒店上挤星级酒店,下压社会小旅馆,理论空间并没有想像的那么大。

最初,“7天”的住宿率只有30%。在广州刚开始的几家店都是赔钱的。尽管,郑南雁一开始就为“7天”打好了经济型酒店连锁的框架,在流程上,把经济型酒店的成本降到了极限。

郑南雁坦言,那段时间压力很大,开到第三家店的时候,上客率一直徘徊在40%-50%。当时,“7天”的营销经理出自传统酒店业,他用自己最熟悉的手段——寻找中介公司来销售客房,还寻找大客户签订团购协议。但这样一来,“7天”的价格优势就无法发挥。发现症结所在,郑南雁立马招聘了一个新的销售总监,坚决推行会员制。到了2005年底,“7天”的开房率达到90%。

截至2011年9月30日,已有838家“7天”酒店投入运营,还有251家处于筹建期,酒店总数达到了1089家。2011年11月10日,7天连锁酒店集团发布的2011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7天”延续了过去几个季度以来的快速增长态势。2011年第三季度净营收人民币5.40亿元(约合8,470万美元),同比增长33.2%,超过了公司原5.25亿至5.35亿元的预期。“到2014年,应会超过2000家店。”郑南雁表示。

“我们今年的增收是最高的。”郑南雁难掩喜悦地说。虽一路稳健前行,但在2008年金融风暴时,“7天”酒店差点险些破产。

2008年,当郑南雁正满怀欣喜带领“7天”酒店准备在美国上市时,一场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让郑南雁原本激动的心情跌至谷底。当时,在全国有80多个项目全部资金告急,郑南雁每天忙的事就是不断地找钱。就在雷曼倒闭不久,2008年10月16日,“7天”连锁酒店成功获得国际投资机构6500万美元的融资。

“事实上,我们8月份才开始接触。能拿到一笔数目庞大的活动资金,对‘7天’建立长远的优势是非常关键的,不管物业、建筑、人才都有机会获得更长远的收益。”郑南雁说。

目前,国内经济型连锁酒店规模最大的是如家,“7天”排名第二。“他们是因收购兼并了一个连锁酒店,规模才超过我们的。”郑南雁表示,这个行业今后也许会出现三足鼎立的趋势,而新生的则很难超越前辈。

眼下,郑南雁对于“7天”的发展已不再追求速度,而开始重视质量。目前,已升级为星级优眠床垫的分店达到400家,累计投入将近8000万元。与中国移动合作推出的免费WiFi服务,已有近150家分店完成铺设;10秒速热淋浴系统和洁净毛巾封包服务已覆盖全国分店。

“目前,‘7天’仍在所有分店中大力推广‘Q+服务认证’体系,以进一步提升酒店的产品质量和服务品质。今后,公司将持续推出这个认证项目,进一步提升客户的入住体验及满意度。”郑南雁说。

进军租车市场

“7天”酒店上市后,郑南雁的生意可谓春风得意,他再次做出一重大决定——斥巨资进军国内租车市场。

郑南雁提出“像做经济型连锁酒店那样去做租车”的发展模式,引起了业界的关注。

2011年8月29日,郑南雁对外宣布,瑞卡租车获得了富达投资和红杉资本的注资,这是业界继神州、一嗨等连锁租车企业获得大笔融资后的又一重磅投资。

目前,瑞卡只在两个城市开有12家门店,而行业龙头神州租车已在48个城市建立了300多个网点。2009年,郑南雁在与“7天”副总裁黄骥聊天时,无意中谈起租车行业,他们发现,国内几家大的租车公司采取的经营模式都比较相似:在业务上,既重视企业市场,也关注个人市场,且长租与短租、自驾与代驾都做;在车型上,高中低端车型全线覆盖;品牌种类繁多,手动、自动挡均有;在费用上,租车价格数百至上千元不等……如同发现新大陆一般,两人为此专门前往美国向Hers 和Enterprise两家租车巨头取经。很快,郑南雁与“7天”的三位元老——吴海兵、林粤舟、黄骥,连同IT技术出身的潘勇,共同成立了广州瑞卡租车有限公司。次年12月,公司改为“广州瑞卡租车股份有限公司”,郑南雁任董事长。“其实并没有强求非要做,只是大家想做,我来牵个头。”郑南雁说。

郑南雁给瑞卡租车定位主打“经济型租车”。他将这一想法具体化为:只做个人短途自驾(200公里左右),车款也只有3种,价格在120元-200元/天,不做异地还车。IT系统追求简单而有效,甚至连门店也设在“7天”的接待大堂里。

瑞卡租车的管理团队多数来自于“7天”酒店,郑南雁笑言,其实有部分人员是最初离开“7天”,后因其他问题又再次回归的。

“我们的模型挺好,其实瑞卡的风险比‘7天’还低,因为有实物摆在那里。‘7天’则不同,如果搞错了,投进去的东西就全作废了。”对于风险的管控,郑南雁似乎更看好瑞卡。

目前,瑞卡租车的车辆迅速提升。郑南雁表示,今年能到位2000辆,而明年则会激增至6000辆。

如今,国内租车行业已被“三分天下”。北有神州租车,中有一嗨租车,南有瑞卡租车。最近两年,租车行业受到风投的追捧。神州租车总计融资超过13亿元人民币;一嗨租车也获得近1亿美元的多轮投资。

在郑南雁看来,联想巨资入主神州租车,也是看好这个大市场。其实有资本涌入,就证明有市场,或者说前景较好。但很多行业引进资本后,赚钱的概率不是现在,而是将来。

此前,神州、一嗨通过买车、开店、圈地的方式,四处兼并收购,并掀起了一轮轮的价格战。在短短一年时间里,租车价格大降了40%左右。

目前,神州租车已在全国48个城市建立300多个租车网点,运营车辆达到14000辆;一嗨租车也有6000辆汽车,近300个服务网点。而瑞卡到目前为止,仅有230辆车,只在广州和长沙两地开展业务,门店数量也只有12个。

对后来者郑南雁来说,买车,扩张网络,显然是当务之急。但瑞卡的2000辆车想PK神州的14000辆,胜负似乎显而易见。但郑南雁却有着不同的看法,在他看来,从市场来说,中国人口众多,美国的汽车公司没有少过10万辆的,最大的公司达到80万辆,这个市场很大。“我们还是会以南方市场为主,在南方要做到绝对的领先。”郑南雁说。

瑞卡走出南方,也许会在后年,郑南雁的扩张策略非常谨慎。在郑南雁看来,中国地大物博,市场非常庞大。关键因素不在于看竞争对手,而是看自己发展的每一步。

想与对手同台竞争,除要有不同定位外,资本的力量似乎更为有力。未来是否融资,这对郑南雁是道选择题。“严格来说,如果资本市场好,我们会考虑进行再次融资,毕竟公司是赚钱的。对手公司融资1亿或2亿,我觉得很正常,如果用5年时间完成IPO,拿回2亿美元,应该不是问题。”

未来,国内的租车行业是群雄逐鹿,还是若干巨头平分天下,现在还难下定论。但郑南雁却坚信一点,行业的整合是迟早的事情。郑南雁认为,资产类的行业都是如此。

瑞卡在发展过程中,能否借鉴“7天”的模式,可能还要看郑南雁如何玩转“拷贝游戏”(将经营酒店的模式复制到租车行业)。

对于未来连锁式的布局,郑南雁将租车和酒店模式相互结合后得出了一个新的模式:每座城市1000辆车,而这1000辆车则相当于“7天”的10家酒店,100间客房则相当于1辆车。

“经济型消费者在乎什么?‘7天’是简优生活,跟瑞卡一样。更少的投入,其实可以拿到更优质的价格,就像‘7天’别看外表很简单,里面的床垫很漂亮,‘7天’的床垫和浴室是行业里最好的。”郑南雁自信地说。

在租车环节,郑南雁给出的价格,既比别人低,还不限里程,也不像其他租车公司可异地还车。郑南雁表示,经过研究市场,大部分客人是会回到原地的。异地还车,不仅会增加各种成本,而且土地租用开资也很大。

郑南雁表示,在中国购车贵、停车贵,但人工便宜。把价格稍微压低点,提高出租率,而且出租率是可持续增长的。

在郑南雁看来,国内租车市场的未来一定会出现10万辆以上的企业,但实现这一目标似乎还需等待5-10年。

除了“7天”酒店及瑞卡租车,郑南雁告诉记者,他其实还有一个梦想,就是可以在未来自己做一家商学院。“探讨商业、经营模式,这些都是永恒的。自己有点钱后去研究这些,慢慢把钱花掉”郑南雁坦言,如果他去做商学院,肯定不会是以赚钱为目的。

黄小柔个人资料和图片黄小柔老公是谁蓓蕾http://yule.2931414.cn/1453.html

吴慷仁演过的电视剧吴慷仁主演了哪些电视剧零点乐队http://yule.2478560.cn/1531.html

彩电企业中报飘红不容盲目乐观排风扇http://wujin.0367597.cn/1425.html